相关文章

这边飘硫磺粉 那边晒醋坛子

来源网址:

  化工厂与酿造厂仅一墙之隔,酿造厂担心受污染,化工厂称自己是先进技术没污染

  在自贡市沿滩区黄颠坝,一家生产硫磺加工产品的化工企业与一家食品调料酿造企业相邻而居已经快一年了,这样的状况引起了酿造企业和周围居民的担忧:如果硫磺粉尘飘进醋坛子,会有什么结果?从2003年下半年化工厂立项开始,与化工厂相邻的自贡市太阳井酿造有限公司、自贡市盐城曲酒厂、西南化肥有限公司和自贡市年华机械厂等四家企业连续向

  遭到上述四家企业不断投诉后,嘉力化工厂认为自己系通过环保评估后依法进行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四家企业的反映和投诉损害了自己的名誉。日前,嘉力化工厂委托四川宏宗律师事务所,准备向法院起诉上述四家企业侵权。

  A邻居投诉

  化工厂令大家如坐针毡

  自贡市太阳井酿造有限公司、自贡市盐城曲酒厂、西南化肥有限公司和自贡市年华机械厂向本报反映称,酿造厂、曲酒厂、化肥厂和机械厂均系上世纪90年代建成,是具有稳定规模的老厂。2003年9月,以硫磺为原料从事化工生产的嘉力化工厂获准在旁边进行生产。该厂在生产过程中大量产生硫磺粉尘,严重威胁周围居民身体健康。同时,排放的污水直接流进几家企业生产取水的小溪,使几家企业投入更多污水净化成本。2004年9月4日凌晨,由于化工厂生产中使用的添加剂二硫化碳泄漏爆炸,更让周围居民如坐针毡。

  B酿造厂

  硫磺粉尘成心底阴影

  记者接到反映立即到黄颠坝采访,嘉力化工厂与周围几家企业紧紧相邻的状况印入眼帘,与其一墙之隔的是酿造厂。

  据酿造厂负责人介绍,太阳井酿造厂主要生产酱油、晒醋和豆瓣,其中晒醋和豆瓣的生产工艺为自然暴露发酵,胚料发酵时间长达1年。近10年来,这个厂生产的晒醋和豆瓣一直畅销,可自从去年化工厂开始生产后,担心化工厂的硫磺粉飘进发酵胚料就成为酿造厂心里挥之不去的一个阴影。

  记者登上酿造厂晒台,见几十个巨大的醋坛子密密麻麻摆放在晒台上,晒台另一边就是化工厂厂房,厂房屋顶布满了黄色的硫磺粉尘。酿造厂负责人称,只要一起风,就得赶快把醋坛子盖上,以免硫磺粉尘飘进去。但如此一来,醋的味道和风味又无法确保,他们真是左右为难。该负责人称,自从化工厂开始生产以后,他们不得不在每一批调味品出厂前都邀请食品检验部门进行检测,确保产品没有问题后才销售出去,但这样一来又增加了生产成本。

  C化工厂

  上海企业就建在居民密集区

  嘉力化工厂负责人接受采访时郑重表示:化工厂不会对周围造成污染。据介绍,嘉力化工厂的产品属于用于橡胶的不溶性硫磺,采用硫磺作原料,添加二硫化碳助剂,是硫磺深加工产品,国家没有将不溶性硫磺列入化危品目录。对于硫磺粉尘对酿造厂的威胁,化工厂负责人介绍,硫磺分子远远大于空气分子,一般情况下不会飘浮在空中,生产过程中扬起的粉尘只能飘浮很短的距离,“不会飘得太远!”据介绍,嘉力化工厂采取的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硫磺产品生产技术,同类企业在重庆、上海等地往往就建在市区居民密集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对环境造成污染的情况。嘉力化工厂认为,四家企业一年来不断反映和投诉自己对环境造成污染的做法,已经给自己的名誉造成了侵害,应该立即终止侵害并向自己赔礼道歉。

  D监测结果

  不会对周围环境产生较大污染

  四川宏宗律师事务所律师聂波介绍,根据目前取证情况来看,嘉力化工厂有所有环保、安全、建设等必须的合法手续。自贡市环境检测科研所对嘉力化工厂监测结果表明,除TSP (总悬浮颗粒物)值外,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硫化氢指标均能够达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G B3095-1996二类区标准。

  关于周边企业和居民最为担心的粉尘污染状况,监测报告认为,采取修建库房、对风力粉碎机采用2级吸尘、在机房外种植绿化带等措施后,粉尘不会对周围环境产生较大污染。沿滩区环保局根据环境监测报告向化工厂发放了污水排放许可证。但嘉力化工厂称,自己所有生产用水全部是内循环式,没有向外排放。

  E环保部门

  酿造厂没有经过环保评估

  自贡市环保局污防科介绍,嘉力化工厂原址就是一个化工企业,破产后由嘉力化工厂收购并通过环保评估,而太阳井酿造厂一直没有经过环保部门立项、评估。也就是说,即使化工厂对酿造厂构成了污染,也应该由没有通过环保立项的酿造厂承担责任。

  沿滩区安监局称,嘉力化工厂爆炸事件发生后,安监部门已经邀请专家对化工厂进行安全评估。由于其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二硫化碳属于化危品,燃点相当低,已要求化工厂加强管理,确保安全。

  采访手记

  据川西南矿区石油医院杨医生介绍,中药中有时需要加入经过特殊处理的食用硫磺,但量要绝对控制。工业上使用的硫磺如果进入人体,可能影响人的肠胃功能,并对白血球造成损害。采访结束后,记者对于双方问题究竟如何解决感到很困惑,酿造厂说自己是有10余年历史的老企业,先于化工厂存在;化工厂说自己通过了环保评估,是依法生产;环保部门说酿造厂没有申请环保立项,自己没有保护其不受污染的义务,各方都理直气壮,那么到底孰是孰非,恐怕只有在法庭上辩个清楚了。文/图记者陈章采